首頁 >  作家列表 >  喬軒 >  存心要你愛上我 >    
簡繁體轉換 上一頁   存心要你愛上我目錄   下一頁


存心要你愛上我 第四章 作者:喬軒

  可惡!可惡的東方朔!

   唐雪茵咬牙切齒地想:他絕絕對對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!

   騎著馬趕回御吏府,吃過晚飯後的唐雪茵依然一肚子火無處發。

   「爹是個騙子!說什麼他是個文韞武略、智勇雙全的謙謙君子,狗屁!他只不過是一個沒君子風度、又喜歡四處採蜜的狂蜂兼浪蝶!」

   他是個狂蜂兼浪蝶這還不打緊,要命的是——東方朔居然視她為「同好」!天哪!這不是奇恥大辱是什麼?

   「爹真是年紀大了,所以老眼昏花的把一個令人唾棄的男人看成是蓋世奇才!不單如此,還對他稱讚有加,恨不得收為半子——爹一定是頭殼燒壞了!如果當真嫁給他……那我到底是他排行第幾的妻子呀?哼!就算要嫁給一個平凡的老百姓當正妻,也勝過給他這個花花公子當妾!」

   她,唐雪茵會對東方朔那傢伙認輸嗎?笑話!那是不可能的!她唐雪茵絕對不當一個臨陣脫逃的懦夫。

   對了,她一定要弄清楚這一樁婚約是打哪而來的。

   想到這裡,她殺到書房去見唐弘。

   「爹,我有件事想問你。」

   「什麼事?」看到女兒就結巴已經是唐弘非常自然的反射動作了。

   「你說我跟東方朔有婚約,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?」

   「真的啊!不然你爹我怎麼會留你留到現在,還不把你推銷出去?」

   「為什麼之前都沒有聽你提起過?」

   「那是因為……就連東方朔本人也不知道。」

   「什麼?!」天哪!看看她的糊塗老爹到底幹了什麼蠢事啊?在兩個當事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,他當哪門子的月老呀?

   唐雪茵跌坐在椅子上,「爹!這種婚事怎麼能當真呢?東方朔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,這個婚約還能有什麼搞頭?」更別提他們是一見面就討厭、再見面更傷心,第三次再相遇就恨不得把命拚的冤家。

   「你們兩個當事人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、你娘知道,還有——」唐弘頓了頓:「東方丞相也知道呀!」

   等等!她聽沒錯吧?

   「你的意思是,你們這幾個大人私下達成協議,要把你唯一的掌上明珠——就是我——賣給東方朔當妾?」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她最開明、最文明的爹所幹下的蠢事!

   「我怎麼會把你賣掉呢?我只是把你嫁出去而已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很正常的呀!而且你絕不會是妾的……你這妮子是打哪兒聽來這些流言?」

   「什麼流言?」她大叫:「那是千真萬確的事實!」

   唐弘頭痛的看著女兒。都怪他口沒遮攔,當初,如果不要抬出「東方朔」這個名號,那麼今天一點事也不會有。

   「雪兒,你不要那麼激動——」

   唐雪茵看著唐弘,一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模樣,「爹,該是讓我知道的時候了吧?」

   看著固執的女兒,唐弘無奈的笑了。

   「好吧!讓我告訴你這整件事的前因後果。」在唐雪茵身邊坐下後,唐弘開始娓娓道來。「東方朔在二十歲時組了一個幫派,就是現在名震江湖的『風塵少君』。他允文允武,是個有大將之才的有為青年,如果他願意,要加官晉爵絕非難事。但是他無絲毫仕宦之心,只願意過著逍遙寫意、不受拘束的日子。」

   「哦?」唐雪茵呆呆地應了聲。

   唐弘繼續說道:「英俊又多金的公子哥兒,奢靡浪蕩在所難免,擁有幾個紅粉知己也是無可厚非,更何況東方朔條件極優,但是他沒有!他不會招惹一群鶯鶯燕燕來尋歡作樂,倒不是他對女人沒興趣,而是——他就是那種『一生只為一紅顏』的男人,他寧可獨身一輩子,也絕不會為了結婚而結婚。東方丞相為此傷透腦筋,從他十四歲起就拚命設計他成親,卻都無功而返,當時他一心只想組織幫派。就這麼巧,在你三歲生日當天,東方朔看到你能從一堆書中挑出《書經》和《禮記》時,他非常感興趣的對我說:『如果令千金長大後仍然如此美麗聰穎,那麼我會前來迎娶她。』」

   聽到這裡的唐雪茵沉不住氣地跳起來說道:「什麼?!他的求婚居然這麼草率?」不但不隆重、不浪漫,而且根本就不正經!

   唐弘苦笑了一下,繼續往下說:「後來有一天,東方丞相拿給我一個東西——就是你手上的那隻玉鐲——告訴我那就是信物,因為他的小兒子唯一感興趣的女人就是你。他已經決定要你當東方家的媳婦兒了。」

   整個前因後果都明白了之後,唐雪茵蹙了下秀眉,「可是這件事情好像就只有爹您當真耶!東方家一點風聲也沒有。」

   「真正會有動靜會是在你滿十七歲的時候,離現在還有一年呢!沒想到卻提前發生了,呵呵……」

   「爹,你有沒有想過——也許東方朔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君子?或者是……他根本與我就是相剋犯沖……」

   「怎麼可能嘛!你們的八字早就合過了,非常相配呢!至於東方朔的為人,那你就更不用操心了,我信得過那小子。」

   這個岳父已經完全偏向未來的女婿那邊去了!

   唐雪茵看著唐弘得意的模樣就覺得快要瘋了。她無力地說:「爹,我明天想到表哥家小住。」

   「住明堂家呀?為什麼?」

   「我有我的用意嘛!」

   她已經答應莫玡要常常過去將軍府陪她了,往來御史府與將軍府來回奔波很累人的,酈明堂剛好住臨安,住他家最方便。

   「好吧!我明天派人送你去。」

   「不用了,我自己騎馬去。表哥家又不是很遠,快馬不用一個時辰就到了,坐轎子慢慢晃大概要晃半天,萬一遇到打劫更麻煩。」

   「不然我叫明堂來接你,如何?」

   唐雪茵笑道:「他要辦公、要上朝的,哪來這麼多閒工夫?如果是派家丁那也免了,勞師動眾,我可承受不起。」

   唐弘皺著眉笑了,「你這個鬼丫頭!好吧!爹全依你了。」

   唐雪茵眉開眼笑,「謝謝爹!」

   ???

   第二天午時,狀元府來了一位稀客。

   「雪兒?」酈明堂大吃一驚,「你到這兒來做什麼?」

   唐雪茵一張俏臉陰沉沉地瞪向他,「我不相信這就是酈明堂見到一個可愛的淑女所說出來的歡迎詞。」

   酈明堂失笑了。「算我失言了。」

   他幫她卸下行李,交給僕人拿去安置。

   沒有時間讓酈明堂發問,唐雪茵立刻接下去說道:「我好餓喔!你這裡有沒有可以充飢的?」

   「有!夠你吃的。去洗手,馬上就開飯了。」酈明堂寵溺一笑。

   「感激不盡。」

   簡單的梳洗後,唐雪茵在餐桌邊坐下,什麼也不說的就開始埋頭苦吃。

   看著這個專程挑在正午時分來拜訪他的食客,酈明堂調侃道:「看樣子你在家中受盡凌虐,連飯都沒吃飽,真是可憐的孩子。」

   吃了半飽之後,唐雪茵總算有體力可以理他這個表哥。

   「我是早餐忘了吃就上路了。」

   「來我這邊敲詐一頓飯就是你千里迢迢跑來這兒的目的嗎?我可不相信喔!」

   「當然不是啦!」唐雪茵猛對酈明堂拋媚眼,「我是因為想念你,非常非常想,所以就耐不住寂寞的跑來了。」

   「喲!這麼難笑的笑話虧你掰得出來。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打發的,所以,如果你還想在這裡吃晚飯,你還是老實招供了吧!」

   「好吧!老實告訴你好了。」唐雪茵接過身旁丫環的毛巾擦了擦嘴巴,道:「事情是這樣的:昨天我到臨安玩,認識一個新朋友,我答應要常常去陪她——因為她很寂寞,丈夫又不安於室,所以我乾脆搬到你家小住,順便又可以去陪她,一舉兩得嘛!」

   「哦?何時我家變成客棧了,身為主人的我居然一點也不知情。」

   唐雪茵被逗笑了。「唉!表哥,咱們都是自家人嘛!計較這麼多多見外呀!是不是?」

   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會承認他們是一家人。酈明堂好笑地搖搖頭:「自家人?我只記得我有一個表妹,可不記得幾時多了個表弟。」

   「表弟?」她不解地重複,而後恍然大悟,笑道:「你是指我的服裝呀?穿這樣方便嘛!而且不容易被搶。」

   她今天還是一身的粗布短褂,仿若小書僮。

   「待會兒去把這套不論不類的衣裳換下來,懂了沒有?」酈明堂實在不喜歡她這麼穿,因為就算是她穿成這樣,還是不像個男人。

   「懂。」她乖巧地點頭。

   「表哥,說真的,我可以住下來吧?」

   揉揉她的髮絲,他低笑,「你覺得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?」

   「完全沒有。」

   酈明堂無奈地搖搖頭,這才開始動筷子吃飯。

   吃飽飯的唐雪茵托腮問道:「表哥,你說過東方朔是一個君子是不是?」

   「我是說過。『風塵少君』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。」

   「可是——」她突然非常憤慨的拍了下桌子,「我發現他是一個無賴!不僅無賴,而且還是個超級毒舌家!」

   一頓飯都沒辦法好好吃的酈明堂道:「聽起來你似乎是實際領教過東方朔的樣子。」

   「不小心被你發現啦?」

   「你的表現實在是太明顯了。」

   「是嗎?好吧!我是和他打過照面了,可是我發現他根本不像傳聞中那麼君子嘛!」

   放下碗筷,酈明堂談談一笑,「要瞭解一個人談何容易?你們打照面時或許不是很令你愉快,可是,你認為你也是用最好的態度面對他嗎?如果是你先激怒他,就不能怪他也用惡劣的態度回應你了,是不是?」

   好像滿有點道理的耶!

   「嗯,說起來,那天我的態度好像不是很好。」

   至少在迎春院那次見面是她撒潑在先。

   「那就是!我想這世界上大概除了我之外,是不會有人忍氣吞聲接受你凶巴巴的態度的。」

   唐雪茵聽了差一點吐血,「『忍氣吞聲』?你指的是我還是你?如果我沒聽錯,閣下指的好像是你自己喔!」

   「唐姑娘的聽力果然高人一等。我指的就是敝人在下我。」

   唐雪茵不甘心示弱地道:「酈大人,你真是一個與『謙虛』絕緣的人哪!」

   「真是一針見血之論。」酈明堂苦笑。「如果你能保持如此高昂的戰鬥力,我相信就算是被你譽為『毒舌家』的東方朔也甘拜下風。」

   「謝謝,若真是如此,那將會是我最快樂的一件事了。」

   多災多難的午飯,就在酈明堂與唐雪茵互不相讓的唇槍舌劍下收場。

   ???

   莫玡整個下午都在廚房指揮做菜,其認真的程度簡直讓東方朔大開眼界。

   「嫂子,今天大哥要回來了嗎?」

   他已經等不及要辭掉「觀護人」的工作了。

   不過,莫玡的答案讓東方朔大失所望。

   「不是,戟還要好幾天後才會回來。」

   「難道今天有什麼稀客要來嗎?」東方朔看著滿桌山珍海味,笑道:「我知道了,是皇帝要駕臨是吧?」

   「你以為皇帝成天閒閒沒事,就只會到大臣家打游擊是吧?你的腦袋有沒有問題呀?」

   有時候莫玡挺懷疑東方朔是不是小時候摔倒,因此導致有點「阿達阿達」。

   「不是皇帝,也不是大哥?那會是哪一家的幸遠兒承蒙嫂子如此關愛?」

   「你忘啦?今天唐唐要來我們家吃晚飯。」

   東方朔的陽光笑容頓時隱斂了。「莫玡,你不是在開玩笑吧?」

   「我像是在開玩笑嗎?不像嘛!是不是?」

   東方朔也覺得她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,不怎麼高興地說:「你真的要請姓唐的混小子來家裡吃飯啊?」

   莫玡生氣地說:「什麼『姓唐的混小子』?請你稍微客氣一點,他可是你大嫂的貴賓。」

   東方朔無奈地說:「莫玡,他莫名其妙地爬到樹上偷窺,你一點都不覺得可疑嗎?」

   「看一個美女在抓蛐蛐兒有什麼好可疑的?」莫玡微笑地看著他,「我知道你對唐唐有偏見,所以這一頓飯你可以不用在場。剛好緒兒吵著要去逛夜市,你們叔侄兩就到外面去解決晚餐。怎樣?你大嫂我『體貼入微』吧?」

   「什麼?」東方朔大驚,「你是說你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——」

   沒等東方朔說完,莫玡紅著臉大叫:「死東方朔!你不要滿腦子不健康的思想行不行?什麼叫做『孤男寡女』?將軍府中有一大堆僕人丫環,展?也在呀!怎麼會是孤男寡女?」

   「不行!誰知道姓唐的心裡在打些什麼念頭?我要留下來!」「那我兒子的晚餐怎麼辦?」

   「叫展?帶緒兒去外面解決。」

   「好吧!你要留下來可以,但是你不可以像上次一樣說話尖酸,讓唐唐一點面子也沒有。」

   「好啦好啦!」東方朔挺不是滋味地道:「喂,莫玡,你是我的大嫂耶,怎麼可以胳臂向外彎,淨護著別人?」

   莫玡敲了敲東方朔的頭,啼笑皆非道:「彎?彎你的大頭啦!來者是客,當主人的總不能任由他被欺負都不吭聲吧?」

   「最好別讓我看到他想動什麼歪念頭,否則他的下場將會很淒慘。」

   「你乾脆把睛晴蒙起來算了。」

   ???

   雖然唐雪茵拚命祈禱不要再讓她遇到東方朔,可是天不從人願,餐桌上除了友善的莫玡之外,那個「超級毒舌」東方朔也列席。

   「嗨!唐唐,你來啦?」莫玡熱情招呼她坐下。

   看到東方朔眼神冷漠的看著她,唐雪茵下意識地咬了咬下唇,低聲對莫玡道:「我看我還是——」

   「你想走啊?那可不行!我今天特地準備一桌好酒好菜來款待你,你不吃豈不是浪費我的好意了嗎?」

   唐雪茵感動地看著莫玡,「為我準備的?」

   「是呀!因為你是唐小姐的『伴讀』,一定沒吃過這麼豐盛的菜。瞧你瘦得前胸貼後背,這樣子怎麼會長得高呢?」

   「啊?」前胸貼後背?她的身材有這麼差嗎?她的胸部可是相當有肉的——呃,現在穿著寬大的衣裳看不太出來就是了。

   「坐呀!」

   就算心裡百般不願意,看在莫玡熱情好客的面子上——唐雪茵還是咬著牙關坐下了。

   「多吃點!別客氣呀!」莫玡往她飯碗裡堆了半天高的菜餚。

   「謝謝。」唐雪茵真的覺得莫玡好善良好善良,東方朔這個老婆真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氣!

   想到這裡,她抬頭看了東方朔一眼,發現東方朔根本沒動筷子,不太友善的「監視」她的動靜,好像她隨時會找機會非禮他的妻子似的。

   「朔?你也吃呀!難不成還要我替你填菜嗎?」

   東方朔這才開始舉動箸用飯。

   莫玡微笑著問道:「唐唐,你在唐御史府伴讀幾年啦?」

   唐雪茵開始算自己的學齡,「大概——快十年了吧!」

   「那麼,你的學問一定不錯?」

   「馬馬虎虎,還過得去。」如果她現在的身份是唐雪茵,恐怕她會回答「當然,當然」。

   「你真是謙虛。對了,如果你三天兩頭往臨安跑,唐御史不會見怪吧?」

   「我已經跟我爹——不是,我是說,我已經向唐御史辭職了。」她怕她再亂掰下去遲早會出問題。

   莫玡關心地問:「為什麼?」

   「因為——因為我不想當一輩子的伴讀。」

   「好!有志氣!」莫玡開心的拍手,「來人哪!拿酒來!」

   東方朔瞪大眼睛,「莫玡,你該不會是想喝酒吧?」

   「是呀!人生得意須盡歡,今朝難得幾回醉,喝酒喝酒!」

   「你不可以喝酒!」

   「為什麼不行?」太可惡了!東方朔偏偏要在興頭上潑冷水?

   「如果你先醉倒了,像什麼樣子?」事實上是——他不想讓姓唐的有機可乘。

   「你的意思好像是我酒量很差哦?我告訴你,東方朔,我可是千杯不醉的酒國英雌!」

   「天曉得!」東方朔翻了翻白眼。

   「不相信?好,咱們來拚酒!看誰最先倒下!」莫玡是豪氣千雲哪!

   唐雪茵嚇得面無人色。「我——我不會喝酒。」

   「真的啊?」

   東方朔冷冷一笑,「莫玡,他是跟你玩笑的,不會唱酒怎麼能逛窯子呢?」

   莫玡警告地看了東方朔一眼,隨即微笑著對唐雪茵道:「沒關係,小酌可以助興嘛!我乾杯,你隨意。」

   既然莫玡都這麼說了,她只好硬著頭皮捨命陪君子,一連陪莫玡乾了三杯。

   「唐唐。你離開御史府之後住在哪裡?」

   「暫時住在狀元府。」

   「狀元府?」

   慘了!不小心又說溜了嘴。唐雪茵暗暗叫苦。

   「因為——因為我有個親戚在那裡工作,所以把我接過去住。」

   莫玡點頭,「這樣啊!那你現在是暫時失業?」

   「可以這麼說。」

   「如果你願意,你可以來我家工作呀!」

   莫玡才說完,唐雪茵含在口中的酒不小心卡在喉嚨中,整個噴了出來。

   「咳咳!咳!咳!」

   莫玡著急地站了起來,關心道:「唐唐,你沒事吧?」

   「沒事,不用擔心。」唐雪茵站了起來,冷不防一陣天旋地轉。完了!她恐怕是醉了。才這麼想的同時,她已經一頭栽下去不省人事。

   「唐唐!」莫玡簡直不相信他才喝了四杯桂花釀就醉倒了!她看著東方朔,問道:「現在怎麼辦?送他去客房休息?」

   「不准留他過夜!」他強調。

   「可是他醉了——」

   「醉了也不行,留他過夜我可不放心。」東方朔擺明了強硬的立場,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。「我去牽這小子的馬,然後送他回狀元府。」

   說完,東方朔頭也不回的走出去了。

   看來這次朔的態度相當堅決。她吧!就依他好了。

   「夏荷,你去拿件披風來;秋菊,去打一條乾淨的毛巾給我。」

   「是!」兩個丫環銜命退下。

   看著醉得不省人事的唐雪茵,她突然微微一笑:「唐唐長得真俏!難怪朔這麼排斥他,原來他怕我移情別戀呀!」

   端詳著唐雪茵的俏顏,莫玡突然發現他居然——穿了耳洞?!

   這可把莫玡嚇一跳了。「哎呀!難不成——唐唐是個女孩兒?」

歡迎您訪問藍莓書屋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

熱門作家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